• 追书
  • 捧场
  • 手机阅读本书

    扫描二维码,直接手机阅读

10必须死

洛夕指甲扣进扶梯中,她不明白杜泽为什么会说孩子是他的,这不是引火上身吗?

季云霆现在已经气疯了,她维护杜泽,只是火上浇油,只会把他害的更惨。

她站在原地没动。

季云霆握拳,她连一句辩解都不屑?无异于是承认孩子是杜泽的了。

心口,有一股妒火在狂烧,“来人,挑断他的脚筋,看他还敢不敢来。”

一声令下,门外的保镖立即冲进来摁住杜泽,明晃晃的刀架在了杜泽的小腿上。

季云霆挑衅地望向洛夕,他就不信她还沉得住气,还一声不吭?

洛夕紧扣的指甲断了,呼吸不由自主地屏住。

她与杜泽是大学同学,他是农村考来的大学生,毫无背景地在本市打拼,为人特别努力用功,老家还有一对父母要赡养,他不能出事!

“洛夕,你看好了。”季云霆做了个手势,几个人立即死死摁住苦苦挣扎大喊的杜泽,他的裤腿被撸起,刀锋落了下去。

“等下!”乔妮妮忽然冲上前阻止,“云霆哥,你放了杜泽吧,夕夕一直对她父母的死对我耿耿于怀,这次你放了杜泽,就当替我还夕夕一个人情,好不好?”

季云霆扬眉间,看到洛夕摇晃着身体艰难地往下走,看她那副死气沉沉的样子,心口猛然一缩,“好,今天就听你的。”

他近乎轻浮地一把搂过乔妮妮,用力地亲了她一下,乔妮妮开心地笑,“杜泽,你还不快滚。”

杜泽连忙爬起来,却不放心地望向洛夕,洛夕唇瓣动了动,虚弱地吐出两个字:“快走。”

杜泽无可奈何,只能离开。

看着他的背影消失,洛夕再也支撑不住,痛到极致地坐到了楼梯上。

乔妮妮假装关心地上前询问,“夕夕,你没事吧?”

洛夕睫毛轻颤,无声地摇头,“谢谢你。”

多可笑,明明乔妮妮这么伪善,她居然还要道谢?

可是没办法,现在的季云霆只听她的。

心口,剧烈地痛起来。

“我们去吃饭。”季云霆揽着乔妮妮走向餐桌,两个人你侬我侬地相互喂食。

洛夕低眉顺眼,独自坐在楼梯上等腹痛慢慢过去。

“宝宝,你得坚强点,妈妈已经尽力保护你们了,你们跟我一起加油好吗?”心里酸涩的要命,咬牙忍着。

早饭过后,乔妮妮和季云霆一起出门了。

洛夕走向厨房,佣人拿她不当一回事,她只得吃他们剩下的残羹冷炙。

早上剜心刺骨的一幕,让她太累太累,吃过后就上楼休息,迷迷糊糊的打盹时,看到乔妮妮开门走了进来,手里居然握着一把刀。

她立刻清醒,“乔妮妮,你想做什么?”

乔妮妮冷冷勾唇,“你说我做什么?”

她举起刀就朝着她砍下来,她滚向大床另一边,掀起窗帘阻止双眼猩红的乔妮妮。

“洛夕,你今天非死不可。”乔妮妮气疯了,季云霆的一言一行,分明都是在激怒洛夕,这其中的原由,他现在不明白,可日后总有醒悟的时候。

所以,洛夕必须死。

洛夕心胆俱裂,“乔妮妮,你这么做就不怕季云霆杀了你?”

请记住本站:豆读言情

微信公众号:豆豆谈八卦,公众号搜索:豆豆谈八卦

豆二说: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